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單親家庭孩子教育更棘手

有一份抽樣調查報告顯示,成長於單親家庭中的兒童,出現不同程度的肥胖、多動、抑鬱等行為問題的少兒占13.93%,遠遠高於少兒生理發育和軀體發育疾病的患病率。
在本期話題討論中,有不少給記者發來短信的是在單親家庭中長大的孩子。“我多麼渴望能跟媽媽嘮叨,跟爸爸商量事情,多麼渴望在完整的家庭長大……”這種孩子的心理在單親家庭中極為普遍。
目前單親家庭中的家長和孩子究竟遇到了怎樣的困難,身為家長又該如何正確看待呢?記者採訪了福建師範大學公共管理學院、女性社會學的研究生導師陳桂蓉教授。
 據分析:
 單親家長情緒難穩定
“作為社會的弱勢群體,單親家庭的文化生活從總體上受到很大限制,與整個社會日趨成長活躍的家庭文化生活水準反差甚大。改革開放以來,隨著離婚率的迅速攀升,我國社會單親家庭日益增多已是不爭的事實。”陳桂蓉頗有感慨。
在單親家庭中,經濟貧困現象較為普遍。單親家庭的產生有三種,一是因離異產生的單親家庭普遍感覺生活水準下降。二是因喪偶導致的單親家庭因其收入來源由夫妻雙方變為單方,經濟狀況急轉直下。三是為數不多的未婚生子現象,如果男方不負責任,女方得獨自撫養孩子,受非議可能性大,經濟上也很難充裕。
就單親家長的心理狀態而言,沮喪、自卑、焦慮、緊張、孤獨等是他們共同的情緒特徵。著名社會學家李銀河認為,離婚對當事人的影響主要是精神、心理方面的。婚姻的失敗、生活的挫折,使得許多單親父母心理失衡,尤其是被動離異的單親母親除了忍受被遺棄的痛苦外,還要不同程度地遭受旁人的非議和猜疑,因而她們沮喪、自卑、怨天尤人,對生活缺乏信心,陷入深重的精神困境。因喪偶導致的單親家庭,失去親人的心靈創傷短時間內難以癒合,他們往往陷入對昔日美好生活的回憶而對新生活難以適應。
單親家長的這種心態存在及其調適與他們自身的文化素質有關。素質較高者能用理智戰勝情感,儘快擺脫不良情緒的影響,自立自強;素質較低者則自暴自棄,把家庭變故的原因歸結為命運,聽之任之。
據瞭解:
單親家長教育子女走極端
“見過很多在單親家庭中長大的孩子的成功個例,是否說明單親家庭的教育與普通家庭無異呢?”陳桂蓉認為個例不能代表全部。
從整體來說,當前單親家庭的子女教育主要存在兩個誤區。一是情感教育的誤區。孩子是在家庭中學習情感的,家庭的情感體驗對於一個人的情感風格的奠定具有重要意義。在單親家庭中,能提供情感的只有一方,孩子因缺乏情感關懷容易產生疏離自卑等問題。更有甚者,離異的單親家庭教孩子過多的恨,他們把家庭破裂的原因、責任統統歸咎於對方。這樣的後果完全破壞了孩子心中保留的對父母的良好印象,使孩子陷入信任的危機中,甚至養成懷疑一切、恐懼社會的不良性格。
二是極端性教育的誤區。單親家庭的父母在發生家庭變故後,往往把孩子看做自己的財產和命根子,他們把自己的全部希望都寄託在孩子身上,特別是一些經濟困難、社會地位低下的單親母親。她們對孩子的教育上往往容易走向溺愛和嚴酷兩個極端。
從情感教育的角度來說,有些單親家長覺得對孩子有歉疚感,補償意識十分強烈。極端性教育的結果導致單親家庭中的“問題青少年”增多。
此外,由於單親家庭的特殊性,與親友間的關係也漸漸疏離。獨特的先天和後天環境,給單親家庭的兒童帶來諸多心理行為問題,如任性膽怯、依賴性強、孤僻、社會交往不良、焦慮退縮等,以後便可能導致成人期適應不良或精神障礙。
解決辦法:
社會關注自我提升
“單親家庭的文化生活與完整家庭相比,無論是在量上還是在質上都處於缺損狀態。要讓這類家庭的文化缺損得以修復,一方面,社會應對單親家庭進行文化引導和扶助,另一方面,單親家庭自身應進行文化提升。”陳桂蓉提出針對單親家庭的特殊情況,應該從社會和個人角度來彌補這種缺損。
首先社會應當對單親家庭進行文化引導和扶助,為他們營造寬鬆和諧的文化生長氛圍。社會應對單親家庭的經濟貧困進行適當的幫助(如政府減免單親家長的個人所得稅,用工單位優先錄用失業單親家長等)。
其次,單親家長應樹立正確的人生價值觀和積極的生活態度,讓自己的生活超越家庭的狹隘視野而在職業和社會中獲得更大的空間,明白人生的價值實現不僅僅在於家庭,還在於社會生活的其他方面。接受一個人撫養孩子的既成事實,進行心理上的自我調節與適應。克服自卑、孤獨、焦慮、緊張、自我封閉等情緒狀態,主動與人交往,爭取鄰里、親友更多的理解和幫助。再次,加強學習修養,提高自身素質和文化品位,掌握單親家庭生活技巧,善於與孩子溝通,掌握科學的教養方法,促進整個家庭成員的身心健康。
可能正像一位單親媽媽短信中所說的那樣:“我不能選擇自己是個女人,但我可以選擇自己做個母親,做了母親後,教育孩子是我不能選擇的。作為一個單親媽媽,我要勇敢、勇敢、再勇敢。”
返回列表